是第一次吧,我打開了這個收藏已久的盒子。褐色的盒面微
微閃著黑亮的油光,看得出它的主人很小心地在收藏著。有
五十年了吧,我想。

自從父親將它交給我,我就學著父親每日擦拭著。二十年來
,我沒有一次沒有不想打開的念頭。但是祖父在盒蓋上頭所
刻的字阻止了我。

「這個盒子必須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被打開。」

父親一向是個聽話的孩子,就這樣守著這個承諾從祖父那接
收了這個盒子。然後一年..兩年..十年..最後經過了五十年
,終於到了我的手中。

輕輕將這個盒子放在手上,我可以感覺到曾有過父親那種想
打開的渴望。

我聽過許多關於這個盒子裡的猜測。叔父說裡頭是一張祖先
所留下的藏寶圖﹔母親說裡頭是奶奶所收藏的金飾﹔還有嬸
嬸發誓她親眼看到祖父將自己所存留的舊相片留在裡面。但
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解釋,祖父為什麼指定五十年後的這一天
打開它。

我記得的,祖父曾經告訴我。還記得他是一個非常樂觀的老
人,不管什麼時候,總是開開心心的。沒有一個人不羨慕他
的樂天與活力。即使是最後的時刻,他也是彎著嘴面對著擔
憂的醫生。

還記得祖父最疼我了,他總是把我放在他的腿上。輕輕訴說
著他所能記得的童話故事。還記得他將盒子拿給父親的第二
天,我坐在他的床邊問他:

「盒子裡面是什麼東西呢?」

他用所剩不多的微弱力氣舉起右手,輕輕的摸著我的頭:
「是祖父這一輩子最開心的秘密。」

歪著頭的我好奇的追問,但祖父怎麼也不肯再說。抵擋不住
我的撒嬌,他終於說了:
「有點晚了,明早再告訴你。」

還記得才五歲的我懷著期待上床睡了。然而,祖父再沒有下
一個「明早」了。

就這樣,五十年了。

我早已是白髮蒼蒼的老人,也成為別人的祖父。但我沒有辦
法忘懷的,是當年祖父還沒說完的答案。我抬起頭看看日曆
,確定今天是七月三十一日。顫抖地,我將這個盒子緩緩打
開。

「咚!」猛然跳出的圓球嚇了我一跳!

這..這是生鏽的彈簧上串著一顆畫著鬼臉的小球。上頭還
有著一張泛黃的紙:


「哈哈!你被騙了!祖父留」

這個..不會吧!等了五十年的盒子
?我反覆翻弄著這個盒子
,不甘心的想找出什麼來。卻發現上頭那張寫著:

「這個盒子必須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被打開。」
的紙條下,似乎還有其他的紙。

我將上層的紙小心地的撕開,慢慢讀出上面模糊的字跡:
「這個盒子必須在一九四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被打開。」

這可奇怪了!忽然,我有了一種念頭。該不會....


我小心地將這一層紙再撕起,果然下頭還有一張紙。不
用說,它寫著:
「這個盒子必須在一八九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被打開」


似乎,這是家族一個長期的玩笑。
而且是從很久很久以前
開就始的一個玩笑。我緩緩的將畫著鬼臉的圓球拔起,
換上新的彈簧,然後將盒子再次蓋上。


窗外嬉鬧的小孫子大喊著我:
「祖父,你在做什麼呢﹖怎麼在房間待那麼久﹖」

我彎了彎嘴,笑了:
「以後你就知道了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淡淡女人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