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父親是台南縣下營鄉的一位農夫,沒讀過書,也不識字
。只知道一家幾口全得靠他在田裡辛苦的耕種,等待秋收時
,田裡的收成才是一家溫飽的事實。

那一年,他考上建中。沒有家人的喝采,更沒有那個年代,
家中孩子考上北聯前三省中的鞭砲聲,或是祭祖的祈福祝賀
;有的只是和父母商討繼續升學的可能性。

「你這個死嬰仔,哪出去,就別給我回來!去死好了!」

他父親氣憤的將鋤頭扔在地上,生氣地說著。但求學心切的
他,頭也不回的背著簡單的行囊,趕搭客運車往火車站的方
向前進。他心裡想著:父親一點也不懂得教育,更不懂得讀
書的重要,或許父親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愛。

他心中一直想著,淚早已濕了眼眶。手中握緊中學老師的借
款,及媽媽背著父親偷偷標的會錢,隻身坐在北上的平快火
車上,而淚水卻被嘉南平原的風蒸乾了,一回又一回。

後來,學校的師長三番兩次的來家中,勸他父親,父親才平
息對他國中畢業後不就業的怒氣。

第一個學期結束,他放假回到家中,父親沒有用笑容迎接他
,只是冷冷的告訴他,在廚房櫃子裡,有一個從街上買來的
雞腿便當,快去吃,吃完牽牛到水塘裏洗澡,一邊還囔著:

「現在的商人,真是奸商。一個便當居然要三十五元,貴死
 人了!」

只見父親的身影,漸漸的消失在田的另一端。害怕父親生氣
,回過神後,他快快的走進廚房找那個雞腿便當,因為已經
有一個學期沒吃過肉,早已不知肉味了!他大口大口的吃那
香噴噴的便當,總是一嚼再嚼,才捨得慢慢的吞進肚子裏。

心中卻仍是想著:父親真的很不懂得愛,更別提愛的教育了
。就這樣公式化的生活,一學期一學期地過完。

那一年,當吃完了第十八個雞腿便當後,碩士畢業,他當兵
去了,只有母親送他去車站搭車,而父親仍是無情地在田裏
工作著,也不理會。

當完兵後,他順利考上研究所博士班,也娶了個如花似玉的
碩士太太,生了個可愛的女兒。每次回鄉下老家,父親也只
是用兩個雞腿便當來歡迎,一語不發,便又獨自下田去了。

這一刻,他心中想著:認命吧!這老農,什麼也不懂,要是
台灣的教育不改革的話,便會有許多只懂打罵,不懂愛的教
育的封建思想,那還了得!不解構這樣的教育體制和方法,
勢必會有更多像他一樣的悲劇。

每次回家,他的心中便如此思索著。他想:還是國外的教育
理念比較好,懂得愛,又民主。所以他決定向國科會提出經
費申請,到英國搬些新思想回來,救救國。

出國的那一年,父親病危,躺在家中,三哥、四哥不斷打越
洋電話,但總是難聯絡上他。好不容易聯絡上了,在得知父
親病危的消息後,趕忙安排機位返家。

父親知道孩子因為班機的問題,恐怕趕不及與他見最後一面
了。於是交待其他兒子們老么沒回來前,不要太快將他葬了
,這樣對他那一房人不好。兒子們為了遵照父親的遺言,於
是先用冰庫來冰凍他的遺體。

當他返抵國門,便叫了部計程車,直奔家中,不料已和父親
天人永寰。望著父親的遺容,心中百感交集,過去的種種,
剎時浮現腦海,心中想著嚴父過去在田裏辛苦工作,放牛吃
草,還不是為了一家溫飽,打孩子,也只因怕孩子學壞,此
刻,一幕幕情景掠過...

他不禁放聲痛哭。三哥過來扶起哭泣中的弟弟,叫他先到廚
房吃飯,也許是哭渴了,想在冰箱找點水暍。當他走進廚房
打開冰箱,看見冰箱裏塞滿了已不是很新鮮的雞腿便當。

他終於明白了父親的愛....淚水止不住地流著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淡淡女人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